湖南省教育厅 中共湖南省委教育工作委员会

“我们的胡爹会魔法”——追记市一中教师胡进文系列报道之一
发表时间:2018-07-27 来源:益阳日报 点击次数:0

编者按

2018年3月14日晚11时许,益阳市一中数学教师胡进文在家批改作业时,突发疾病离世。36年来,胡进文坚守教育事业一线,淡泊名利、俯首躬耕,以渊博的知识和高尚的师德,造就了一批批学生的成长成才。即日起,益阳日报推出系列报道,讲述胡进文为教育事业无私奉献的感人事迹,追寻他为教育事业鞠躬尽瘁的坚实足迹。

胡进文在办公室为参加数学竞赛的学生讲题。

数百已毕业离校的学生从国内外赶回家乡,奔至灵前痛哭流涕;近千群众惊闻噩耗,自发而来冒雨相送;市委主要领导带队吊唁,作出批示向其学习……

如此场景的葬礼,外人很难将之与市一中数学老师胡进文联系在一起。

然而,就是那样一个夙兴夜寐埋头钻研的“数学狂人”胡进文,36年研究数学近乎痴狂,把自己变成一块可以让学生不断汲取知识养分的海绵;

就是那样一个待每个学生都亲如子女的“可爱老头”胡进文,在师恩中糅杂进深沉的父爱,让“胡爹”这两个字,成了学生心底抹不去的记忆;

就是那样一个穷其所学倾囊相授的“拼命三郎”胡进文,不图一厘一毫私利,忘我工作只为学生成才,让人们切身感受到,老师何以被称之为“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

如学生们打趣所言:“我们的胡爹会魔法。”讲台上、课桌前,胡进文俨然一个技艺精湛的魔法师,不知疲累、不计得失地变乏味为有趣、化呆板为灵动,引领学生兴致盎然地于数学王国中不懈探索。

每册题集都是一本魔法书——他用不懈的钻研换得不断进阶

时间回溯到2018年3月15日上午,从来只会早到不会迟到的胡进文没有出现在教室里,同事拨打电话无人接听,便联系上了胡进文的妻子张跃辉。彼时,张跃辉在桃江乡下探望老父亲,待她赶回家时,胡进文已斜倒在床上,没有了呼吸,手上还拿着一张草稿纸。

前一晚,学生问了胡进文两个题目,一个当场作答,另一个带回了家。在生命的最后一刻,胡进文就是在解这道题。

“胡爹的业余爱好,就是解题。”谈及胡进文,不少同事不约而同地以这句话作为开场白。学生郭文风更是如此形容:“不上课时,胡爹就是在办公室算算算,比我们这些要参加高考的还努力呢。”

胡进文在鸬鹚渡镇中学任教时的同事胡仲芝,就讲了一件因胡老师痴迷于解题而带给他的“烦心事”——胡进文有一个习惯,用烟盒装了粉笔随身携带,以便能随时解题,很多时候,办公室和外面走廊的水泥地就成了他的“黑板”。来得及时,胡进文会自己擦掉,碰到上课来不及,同处一室的胡仲芝就只能边叹着气边做好“善后”工作,有时一天得拖上好几遍地。

那个时候,胡进文月工资才几十元,却每年雷打不动地花一百多元订上十多本数学杂志,做笔记、写心得,总结归纳以后再应用于教学。这个习惯,延续至今,在胡进文的家里,分类装订的数学杂志、教学笔记、学习资料等,把一面墙的书柜放得满满当当。

家,是胡进文的第二个办公室。无论是吃饭前的十几二十分钟,还是带完晚自习回来的睡前时间,都被胡进文分秒必争地用来解题。胡进文有睡前坐在床上解题的习惯,疲累时就势一躺,书本、草稿纸就那么摊了一床。妻子张跃辉收拾干净了,他还来了脾气,扯着嗓子就喊:“我的本子呢?你给我收到哪里去了!”

“一道题如果有三种解法,他要全解出来才罢休。”儿子胡宇才说。胡进文曾不止一次说过,作为数学老师,只有不断地解题,尝试出多种解法,才能总结经验用于教学,学生才会举一反三。

凭着对数学近乎痴狂的热爱和无休无止的钻研,胡进文在数学教学教研上取得累累硕果,于2018年1月顺利通过正高职称评定,全省51万余中小学教师中,仅314人获此职称。

每次课堂都是一场魔术秀——他让冰冷的数学变得美丽无比

“胡爹定理”“葵花宝典”“女士优先原则”,这些都是胡进文用通俗、有趣的方式总结出来的数学定理和学习经验,是他多年教学经验和学习心得凝结的精华。这些“胡爹秘笈”,被学生奉若神器,流传甚广,很多毕业多年的学生,仍能如数家珍般一一道来。

胡进文以前在鸬鹚渡镇中学和大栗港镇中学任教时的联校领导熊第先和熊赛邦回忆,早在那个时候,胡进文上课就很少带备课本和教科书了,一节课下来,讲台上的行云流水,讲台下的意犹未尽。当时的学生曹劲辉到现在还记得,胡老师用一个篮球,让他们直观地认识了抛物线;他更不会忘,胡老师在全班组织数学报制作比赛,选用了他制作的数字报,给了他学习数学的自信和动力,而后走上和胡老师一样的数学教师岗位。

“胡爹上课很有技巧。”在益阳师范时的同事蔡喜平说。胡进文时常会把一组难题交给学生,让他们分组讨论如何解题,等他上课时,多数学生已屡遭挫折,迫不及待地想知道解题方法,这样便会更加全神贯注地听课。

除了妙趣横生的小诀窍,欲擒故纵的“小心机”,胡进文教学的引人之处,还在于对待学生绝对的平等和尊重。

12届的学生刘通因喜欢数学,课外超前学了一些内容,在胡进文的课堂上,他时常打断讲课:“胡爹,你这办法太费劲了。”“胡爹,你的思路太过时了。”对于这种不太礼貌的行为,胡进文没有恼怒,而是笑眯眯地把刘通叫上讲台,写下他的解法,然后跟同学们一起讨论。这种平等以待、尊重学生观点的课堂互动,让刘通到现在还保持着对数学的喜爱深入研究的兴趣。

这也就不难理解——学生会这样评价原本枯燥的数学课:胡爹让冰冷的数学变得美丽无比,上完以后回味无穷。

这也就顺理成章——很多原本对数学兴趣缺缺的学生,会在上完胡爹的课后,慢慢接受数学,喜欢上数学,甚至如12届学生卜一方所说:“是胡爹,让我对数学有了前所未有的喜爱和自信。”

每个学生都是一根魔力棒——他为学生的成才永葆不竭激情

教三个班的数学,文理两跨,还是一个班的班主任和学校数学竞赛教练……十几年来,课上得好又认真负责的胡进文,一直保持着这样高强度的工作量。

“一方面是家长和学生强烈要求,一方面,胡爹自己也愿意尽量多教些学生。”说到这里,市一中副校长罗攀登先是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而一脸敬意,“他是真正把教育当成事业在苦心经营,只要能培养人才,再苦再累他也乐意。”

为了这份乐意,胡进文嫌二楼的办公室离六楼的学生远,来回浪费时间,便把教室旁一个小房间要来,“这样学生问题和我上课都方便。”

为了这份乐意,胡进文连回家吃饭的十多分钟都舍不得用掉,几乎每天的午饭和晚饭都是妻子张跃辉送到学校,边做题或辅导学生,边抽空扒上两口。

为了这份乐意,每每生病,胡进文都把打点滴的时间安排到早上或晚上,怎么也不肯耽误学生一节课。

在市六中时的同事熊第华讲起一往事来,仍感慨万千。一次送考,胡进文突发急性胰腺炎进了医院,熊第华把他安顿好返回考点没几个小时,胡进文就跑了回来,任凭熊第华怎么劝,就是不肯回医院。“他当时说的话,我现在还记得真切。”熊第华说,“他说,学生苦读三年不容易,如果因为我不在耽误了他们问题影响了考试,那我会后悔一辈子。”

“他真的生怕为学生少做了一点点事情,少讲了一个题目。”学生周心怡就亲眼见证过这样的“生怕”。一年,胡进文带学生去她所在的大学参加数学竞赛,考前的中午,周心怡陪胡进文安排好学生午休后,要他也回房间休息,他却坚持在楼下守了一中午:“我还不能走,他们下午可能要问我题目呢。”

在益阳师范任教时,胡进文是到校最早、离校最晚的,偶尔累极了,他会趴在桌上眯上一会,还不忘嘱咐身边的同事:“有学生来问题目一定要叫醒我。”

当时的同事朱明曾问了一个很多人都不解的问题:“胡爹,你每天从早到晚忙个不停,怎么还这么劲头十足,要是我们,早累趴下了。”胡进文笑眯眯地答道:“那是你们还没尝到教书的快乐呢。我是读了书才从农村里走出来的,能通过我的教学让学生成长成才,实现理想,我再累也有劲!”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站点地图

湘公网安备 43010202000168号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09005173号-2
主办单位:湖南省教育厅 承办单位: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
Copyright © 2011 - hne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