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省教育厅 中共湖南省委教育工作委员会

怀念胡嗲(10)
发表时间:2018-08-07 来源:胡进文专题网 点击次数:0

胡嗲:

我还记得初次见面是在我家,那时候我即将初中毕业,想和最好的朋友一起去益阳市一中就读,您就是在那个关头出现的,我知道您是特意来我们这招生的,也知道了您同样还是爸爸的高中班主任老师,我至始至终觉得真的是莫大的幸运能在那样一种状况下遇见您,能成为您的学生真的是我的

荣幸。

入学之前,就知道了您是一个特别厉害的老师,不仅仅是学术上的,学术上的事怕是所有认识你的人都认可的,但平时的你却是只有那三年的朝夕相处才能感受到:做事雷利风行,风风火火,在正事上一丝不苟,平时却跟我们是朋友似的,午餐时间和大家一起吃饭,分享美食,谈天论地,很是亲切。我平时倒还是不敢和你亲近的,因为我总是自卑,我总觉得辜负你的付出,我从入学开始便不是个好学生,成绩也不理想,平时也是做什么都不积极突出,我想您大概是对我很是无语,我知道我太笨了,您说叫我们都分小组,我们小组的成员是班上最优秀的学生,可是大家都没有带动我,您教的数学我也很少及格,甚至我还被你抓住过上课打瞌睡……您一直都是心直口快的,我知道您说的是对的,对我们总是用心良苦,所以我就更加不敢面对你,但你也从来没有放弃过我……最后我高考也算考得比平时好一点,但正如你所观察的按照我那个劲头我不是能突飞猛进的人,我知道自己有多让你失望,我是我们同行的小伙伴中最差的那个,我也不敢找你指导填志愿,可是你还是把我叫到你家指导了,我有些志愿填得很任性,你还“狠狠”地用废弃的演草纸卷起来的纸筒敲着我的头,表示很不赞同……人总是对某一瞬间的事记得很清楚,就算过了很多年,就算那段时期好多事都模糊了,但是依然记得那下意识想一直一直留住的记忆。

我是农村的小孩,你常对我们说农村的小孩肯吃苦,眼睛里满是激励的目光,我常听周围认识你的人说,从你开始致力于教师生涯开始,你就常去偏远农村的学校招生,你最近几年也常念叨,自己老了,没了接班人,谁去招生?你跟我们说这几年都有带着年轻老师一起去,说趁着这几年还能走动,多培养培养他们……这话仿佛仍在耳边,你刚出事时,大家都没反应过来,我在网上还看见有老师发文悼念你,即使确认了无数遍事情的真伪,我们都依然不想相信……您在我们班讲课,甚至周围班上的学生都说能听出你的声音来,您并不会普通话,那时候还总是开玩笑的说,人家拍公开课的可想找我拍一堂课呢,可是我普通话不好呀,也学不会的,这就没办法了……回忆时仿佛你爽朗的笑声还在身边,你上课时总是很幽默风趣,你说数学是冰冷的美丽,你教授的数学从来都不机械呆板,这大概是你的骄傲,你很自豪,你给我们讲的每一道题都含着你火热的思考,你为数学入迷,经常为一道题思索半天,以身作则,活到老学到老,从不停下思考,我真的很惭愧,你的成就是你的汗水浇出的成果,大概如果像你一样努力,没有什么事不能做成了,我已经毕业两年多了,可是从没再遇到过像您的老师,任何方面……我们同学说,我们是您带的最后一届带完整的学生,如果我们毕业,您就退休好好去和师母玩,会不会结局不一样呢?还有我爸妈在我高中时总说胡嗲还是像以前一样哦,一点没变,一样敬业,一样有趣,一样……平时有空您还会邀请我们去您家吃饭呢,像家人一样,每次看见您和师母的小日常,我们都笑说胡嗲真的是好可爱呀,我们也见过师兄和嫂子,听说他们去年刚结婚,那时候我也很开心,都是你的学生,成为一家人真的是一件非常好的事。可是这次您的葬礼我没有回去,我怕真的见到您,怕见到师母,怕见到师兄,怕那个场面……后来我听我朋友打给我的电话,电话是那头是有您在的地方,我知道那个地方,我很熟悉,只是那个哀乐让我很伤心,我问她师母好不好,她说不好,我没看见,我更不敢想象,怎么会好?我觉得好不忍心,剩下的什么都不想问了,我也听到我朋友在啜泣,可是我不知道说什么,我们都只是无尽的沉默,如你一般,平时的鲜活都化为灰暗,隔着屏幕我都感受到了悲伤与无力,我没有回去……

我好遗憾高中毕业后没有正式好好的去拜访您,我想着不能一点没出息就去看您,那时候您要该骂我了,怎么一点长进都没有,我原本打算这次实训完回去就去探望您,带一点这边的特产,问问您好不好,告诉您,我实训完了,有一点能出社会的实力了,要找工作了,我很感激您,是您把我带出了农村,我以后会好好努力的,我真的好遗憾高中那会一直让您失望,我知道您大概不会夸我,因为好学生都还要被您念叨这念叨那呢,兴许一进门都要被您骂一顿的,您是知道的,我实在是很愚蠢,大概只能笑嘻嘻的什么话都不说挨着了,但我很愿意……我的朋友告诉我,您的电话再也打不通了,我想起我以前每逢节日给您发的信息您通常都不会回,我都知道您有多忙,可是我知道您都看过,都看见了我们的祝福,因为以前遇到有趣的您还会念给我们听呢,说这是哪个学长学姐,上学那会怎样怎样,现在怎样怎样,你都一一道来,脸上满是笑意,但结尾或开头却是这个小兔崽子……可是现在您手机里的信息,我们写给你的信,说给你的话都送不到了。您把学生都当做了自己的孩子,像蜡烛,却燃尽了,我们从没想到过,您那般倔强,即使有人劝你,你听不进的一样不听,教生物的陈老师还开玩笑跟我们说您呢,虽然活得一点都不养生,但是不会得大病,因为您特别开朗!可是我们再回想起这个玩笑只觉得难测风云,大家都知道您有多辛苦,多劳累,可是您经常跟我们说您停不下来,也表示不想停下来,您每天都是起早贪黑,直到那一天永远的睡过去了,我们都不知道您到底有多超负荷,您总是表现得很坚强,结果却是让我们更加心疼,但愿您走后要做跟以前不一样的您,以前的您拯救了我们的小世界,我们一群懵懂的孩子都长大了,您真的非常伟大无私,可是请您如果有来生一定要更自私一点,真的请您放下所有沉重的事,到处看看,不用担心这个世界,会有人做您未完成的事的,会有人照顾您放不下的人的……作为您的学生,我很抱歉没来得及报答到您半分,真的很抱歉,我只能这样怀念您了,我们都将会永远记住您的,请您一定要安息。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站点地图

湘公网安备 43010202000168号
湘教QS1-200504-000001 湘ICP备09005173号-2
主办单位:湖南省教育厅 承办单位:湖南省教育厅信息中心
Copyright © 2011 - hnedu.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